閱讀萬象 | Prj.MiStory

緬甸的民族共融:最後一里路,還要多久?

posted Jun 1, 2016, 12:54 PM by SEA Mi   [ updated Jun 1, 2016, 12:55 PM ]

http://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3/1705902


彭霓霓(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東南亞學系博士生、緬甸語老師)

緬甸政府期待已久的「全國性停火協議」(The Nationwide Ceasefire Agreement, NCA),在2015年10月15日星期四,於緬甸首都內比都(Naypyidaw)簽署。該協議可謂是緬甸軍政府自1962年掌權後,首次脫下軍服,與 緬甸國內多個武裝分子坐下來談判的一大進步,而該協議的簽訂更是標誌著吳登盛(Thein Sein)政府在執政的後兩年中,和各個少數民族武裝團體之間來回斡旋的成果,期望能終結緬甸國內幾世紀的內戰。吳登盛說道:

這份協議是我們的資產/遺產,為我們開啟了通往未來的和平之門

許多人不清楚的是,「停火協議」的前身其實是緬甸軍政府在1989年為了和各個民族武裝團體休戰,而擬創出來的一個「民族大和解」的策略。但26年過去了,參與的談判的團體寥寥無幾,更別提和解跟共識了。



Logbook|創辦望見書間一年誌

posted May 3, 2016, 10:57 AM by SEA Mi   [ updated May 3, 2016, 11:16 AM ]

創辦望見書間一年誌
林周熙 2016.05.03

這一年多來,常被問到一個問題:你為什麼要開一家東南亞書店?

我不太會說話,但我試著來分享為什麼:「因為我想做一個走扎根路線的文化行動,找出城市空間、國際移民、族群藝文等三者之間的平衡點。」透過文化接近,未來下一代能有更多族群關懷的熱情。

台灣為何自豪?

五年前的潑水節,我還在泰文四方報擔任主編,我來桃園採訪並與一位泰國朋友Tom在桃園後站逛街,街道上洋溢著歡樂氣氛,但是Tom並不開心。

我帶著驚訝與困惑問他,而他用中泰英混著回答我:「我大學畢業後想要到先進國家工作,台灣是一個很好的地方,我想藉此多看一些東西、學一些東西,也賺一些錢,也許我自己的人生和我家人都能有新的改變。」

他頓了一下,接著說:「但台灣和我原本知道的印象不一樣。」

離開沒有藝文
關懷的社會

這更加深了我的好奇心。他又接著說:「在這裡生活蠻方便的,但是離開了工廠,我發覺我沒有什麼地方可以去。我不愛唱歌,我不喝酒,自然風景泰國也有,台灣的風景我也看過了。但我只想找個地方靜靜待著,或許看一本書,或許學學不同文化的知識......可是台灣沒有這樣的地方。」

「在泰國想像力比較(可以)自由(發揮)。如果你不編หนังสือพิมพ์(報紙,nang seuu phim),可以來泰國我們一起擁抱หนังสือ(書nang seuu)。就像我們國家有很多年輕人可以開一間輕鬆又能自由發揮的店,有不一樣的書、還有不一樣的人都能來坐坐。」他說。 (*泰文報紙與書只差一個字)

當下那一刻我略微茫然了。他最後說:「我這期工作結束就要回去,如果有機會,你來,我們多看一些美麗的東西,我們那裡的人都愛。」

「從小老師都教我們每個人畫畫、跳舞,雖然不一定做得很好,沒錢啊,但是大家如果在街上看到這些,就會很開心、很感動。」

我開始陷入了長思

我在四方報關注著移民人權的議題,但「人」不是只在法律上探討權益,每個人之所以成為「人」是因為每個靈魂都該有機會畫出一道屬於自己的藝文色彩。

What is the next? 從聽見到望見

弱勢發聲是一道重大的社會工程,我們現在可以做的就是開始思考希望未來的台灣社會是一個什麼模樣?未來的台灣會有什麼色彩?

每個移動的身影與靈魂都可以展現他獨特的美麗,這是我命名望見書間(SEAMi, see me)的初衷。年輕的泰國媽媽Nok努力地學著中文,煮著好吃的菜餚接待客人;笑容親切的Dyen,
正等待轉換雇主,徬徨表情下自信地秀出他孩子加入合唱團的演出影片;Khac每週穿得帥氣離開工廠,來到望見書間討論中文。大家都堅強著生活。

很辛苦嗎?答案是肯定的,但如果你很喜歡閱讀,這份工作會讓你很快樂。因為接觸到的每一個人都是一本寶貴的書,無論什麼族群、什麼年紀的人都會有一段引人入勝的故事。

我不確定台灣這個大工廠會不會需要我,但每當各國的移民朋友回訪我們,大聲喊道:「
juicy~」(我的名字,笑)時,我就知道:移民朋友們需要、需要這樣的空間。
http://taiwaninfo.nat.gov.tw/ct.asp?xItem=236715&ctNode=2281&mp=4

Dans la rue qui passe derrière la gare de Taoyuan, dans le nord de Taiwan, a ouvert fin mars le studio créatif et culturel SEAMi (les initiales de SouthEastAsian Migrant inspired). L’endroit est destiné aux immigrés habitant la région et aux Taiwanais qui souhaitent mieux connaître la culture des pays d’origine de ceux-ci. Il fonctionne comme un espace social et prête gratuitement des livres et magazines en différentes langues d’Asie du Sud-Est, ainsi que des manuels d’apprentissage de ces langues. « J’espère que ce studio permettra aux immigrés de se faire entendre et de gagner en visibilité », dit Lin Zhou-xi [林周熙], le fondateur de SEAMi.

Lin Zhou-xi a pu ouvrir ce centre grâce à une subvention accordée par le ministère de la Culture dans le cadre de son Programme de développement culturel de villages pour la jeunesse, lancé en août 2014. Sont financés des projets proposés par des jeunes de 20 à 35 ans dans trois domaines : la promotion des arts et de la culture, le développement de micro-entreprises et la création de plateformes encourageant les échanges entre entrepreneurs et acteurs culturels. Cela faisait longtemps que Lin Zhou-xi, qui est titulaire d’un master de la faculté d’études d’Asie du Sud-Est à l’Université nationale Chi Nan, à Puli, dans le district de Nantou, pensait à ouvrir un espace tel que SEAMi. Son projet a reçu un total de 1,1 million de dollars taiwanais de subventions et de prix, ce qui en fait le plus gros bénéficiaire dans la catégorie de la création de plateformes d’échange.


[ Reading & Talking ] Small Talk Bangkok

posted Apr 20, 2016, 10:19 AM by SEA Mi   [ updated Apr 22, 2016, 6:12 AM ]


Small Talk Bangkok

What makes a city a good place for everyone?

Workshop on Cities: Change/ Challenges/ Charm




2013年朱拉隆功大學一場為期4天的工作坊,邀集視覺藝術家、設計師、建築師以及研究者等齊聚一堂,以多樣觀點討論如何探索都市環境而讓城市更美好。

http://www.collectivestudio.cc/work/?portfolio=small-talks-bangkok


住宅反映了人和地方的社會關係

住宅是一種文化的整合方式,也是一種文化產物,表顯人們在生活境況的感知、思考、行動、反應及人們如何適應特定環境。簡而言之,不同的文化會呈現出不同的住宅模式。


多加觀察後可以發現,泰國住宅表現在生活環境上的創意不會比其他文化少。特別是在有限的資源下,泰國人會展現對環境妥協的住宅使用方式。

曼谷住宅

二百多年來,曼谷人口快速成長,使得這座城市聚集許多源自不同文化的族群居民,形成揉合多元的社會經濟、政治、藝文、教育與階級對位的地區。曼谷住宅也濃縮了泰國現代化與都市化發展的脈絡,而賦予當代曼谷呈現一種混搭的生活情境面貌。

在此先僅討論「一般民眾的小蝸居」,這些包含有:
  • 街友住處(The Ad-hoc Shelters of Homeless)
  • 棚戶住宅(the Slum Dwellings)
  • 老社區住宅(the Dwellings in Traditional Communities )





街友住處(The Ad-hoc Shelters of Homeless)

受經濟資本系統的影響,不僅家戶的尺寸正在縮小,而家庭成員中的關係也在改變。曼谷的「街友」常指社會難民或是一種處於遊魂狀態的人口,表面上他們等同於「無家可歸」的人,但意義上,比較像是「沒有存在」的人,因為其實少數遊民是有房子可居住的,他們只是感覺那不是可長可久的家。

街友普遍會遭遇的困難是缺少自我價值、翻身機會以及安全感。作為無家可歸的個體,能夠建構他們新家的方式應該是在公共空間中創造私人的空間。


「Homelessness」狹義的定義是指露宿街頭的人,而廣義的「Homelessness」除了露宿街頭的人之外,還包括居住在住所及不穩定、簡陋、過度壅擠住所狀態的人


觀察
街友住處可概觀出四個種類:
  • 街友個體、
  • 街友及其物品、
  • 街友及其物品、交通工具、
  • 有臨時居所的街友及其物品、交通工具
街友棚戶有下列幾個特徵:
  • 沒有東西以及固定的居住地方
  • 收集一些塑膠、紙板、報紙或舊衣、雨傘,創造可以過夜的臨時駐所
  • 有手推車或三輪車的,而且可當作固定睡覺的地方
  • 被官方安置的庇護處

棚戶住宅(the Slum Dwellings)

曼谷,擁有許多豪華購物中心及五星級飯店的城市,KlongToey棚戶區就隱藏在曼谷市中心邊,與周遭的購物中心、外國人駐足的酒吧、高檔酒店、證券所位在同一區域。

KlongToey
棚戶區已經超過50年歷史,是泰國5500個棚戶區中,最大、最老、最經典的社區,位於KlongToey港口附近,涵蓋1平方公里,大約十萬人口居住,外國觀光客常遊此地,視其為「貧窮之旅」。
(ref: http://www.borgenmagazine.com/bangkoks-klong-toey-slum/


然而,棚戶區的居民用一些特有的方式管理並安頓自己的生活。他們設置一些公共設施,如社區自助中心,提供飲水機、洗衣機及電話卡販賣機等服務。居民們成立了社區組織,並建構地方資訊系統以提供棚戶區居民安全,從社區大學教育當地居民、垃圾丟棄的指示牌、到死巷路的改造,居民仍持續自力改善生活環境。

雖然這個衰敗的社區,早已被政府從資源抑注名單中遺棄,他們仍透過自己創造的生活方式表現活力,如節慶,這裡還有知名的水燈節活動呢。

在曼谷還是有相當程度的貧民安置之社會價值,在這樣的共識之下,讓窮人得以居住在城市中心,有一份賴以為生的工作,這讓曼谷的貧民和富人仍緊密生活在一起

事實上,比起許多鄰近國家,曼谷的棚戶區(貧民區)算是成功的故事,孟買、馬尼拉等城市的人口,都有半數住在貧民區,曼谷則只是百分之十至十五。一個關鍵差異是曼谷蓬勃發展的租屋市場遍及城市每個角落,提供各種1000至4000泰銖不等的租金,便宜到連低收入的勞工和街販都付得起。

曼谷在近年來才大舉擴展成雜燴延伸的大都市,如1999年始成形的BTS路網,在城市擴張期間,它陸續吞沒原本為家庭所有的沼澤、稻田和榴槤果園。曼谷的發展是由數千個小地塊慢慢併大,這是都市計劃者的夢魘,卻讓小地主得以找出一個住宅利基市場,並滿足貧民者的居住需求。

現在泰國已經提出革新的窮人住屋方案,稱作「安全住宅」計畫(Baan Mankhong),利用協商文化,寧靜重建棚戶區,讓貧窮的社群得以運用一些手段實現土地交易。

像是透過土地分享以策略性地解決糾紛,例如政府勸地主廉租部分土地給住戶,住戶答應讓出能商業化的土地,地主利用鄰路地段賺錢,而原住戶可在較小的土地上重建家園。

另外,政府會補助水電等公共建設,並提供低利貸款給住戶建屋,曼谷貧民區正緩慢穩定地升級,棚戶區的升級是地方性且自己動手的事務,多數的升級作業是由住戶和地主達成協議。


老社區住宅 (the Dwellings in Traditional Communities)

在過去,社會、經濟與宗教模式形塑了傳統社區的樣貌,而每個社區就像是泰國社會的微觀世界,這些網絡賦予了這個國家的多元文化活力。儘管傳統社區的住宅如同棚戶區般的密集,但不同的是,他們同時擁有居家及工作場所的功能,這些住宅呈現一種平衡的關係,創造生活與生存方式,工作居住之中劃分著。在現代社會中,他們串聯著不同的點,即人、地方與職業,表現國家顯著現代化與都市化的縮影。

Ban Batt社區(缽盂的家,home of alms bowl)是典型的一個老社區。它座落在曼谷舊城區中,雖然在都市化入侵下存活,但仍因缽盂的大量機械化生產而飽受衝擊
,在今日所剩不多的觀光價值中依然蕭條且掙扎前進。



曼谷城市的新力量

在棚戶、弱勢、老、傳統交疊的多元空間中,我們發現不是只有大財團美輪美奐的購物中心在滋長,還有一股新力量拉扯著這個城市發展的槓桿。

近年來泰國也興起共同工作空間與社會企業的風氣。年輕人,這個曾經挑戰政府體制、充滿嬉皮色彩的社群概念,如今也成了曼谷的新力量。

以Ekkamai的Ma:D為例,這裡聚集了從海外回來的年輕人、外籍SOHO族和本土的藝術家,這些年輕人齊聚一堂開始尋找曼谷的破舊角落,思考著這個城市的何去何從。

在新力量的加入下,街道的破舊角落甚至產生了新的味道。參與者說:「我們回來思考如何讓難以翻轉的城市中,也能讓人安身立命,對生命的希望還能成真,弱勢者的明天至少能比今天多好一點。」因此,我們看到了這裡開發出能讓盲人朋友能隨性作畫的畫板。

在這樣的新舊衝擊下,佛國還是溫柔地邁向明天,離開前我們總算聊開,最後的一席對話讓我們想起SEAMi創辦的初衷:「如果人人都只想翻身而進入利益者殿堂,那麼還有誰能為光鮮亮麗以外的角落重拾明日的鋤頭?

想起
我們在台灣也一樣辛苦拮据,走前,我們仍步向募款箱,投注了我們的欽佩。原來世界各地都有朋友和我們一起努力,這種感覺其實還蠻好的。


整理撰文:黃微容、林周熙

▲城市破舊角落的塗鴉藝術。

▲以社會企業的精神所開發的盲人觸摸式畫板。

▲Ma:D的創業青年。

[ 我的志工參與心得:望見248 ] 望見...社區與東南亞文化歧見

posted Nov 1, 2015, 1:55 AM by SEA Mi   [ updated Nov 1, 2015, 2:00 AM ]

8個月,望見...社區與東南亞文化歧見


文:Volunteer for community and ladies, W.



桃園後站的生活節奏一如往常,現在正值「小月」,移工發薪前的兩個禮拜,路上較為冷清。但發薪後的三個禮拜可熱鬧了。週五晚上街頭的移工朋友打扮地漂漂亮亮的和朋友聚會,週六這個小型商圈,大家成群地逛街聊天,公園裡陸續出現一區一區的野餐會,移工朋友帶著母國家鄉的美食或陪著阿公、阿媽出來晒太陽,度過悠閒的午後…到了傍晚,小吃部歌聲此起彼落。週日,更多移工朋友休假,移工朋友們結伴一起到電信或外匯公司聚首,借書還書的朋友,多半是在週日傍晚來到書店。

望見希望在台灣與東南亞文化間建構一個友善的空間介面,創辦以來,真的獲得許多在地人及外縣市朋友的支持與協助。然而,即使我們的行動理念單純,在桃園蹲點的這幾個月來,也觀察到不友善的「地方」,我們必須額外叮嚀來書店幫忙的女性志工:晚上來到街區,要特別小心半路攔截問路的阿伯,他們有可能是來探聽附近的小姐哪裡找…也曾被詢問過,書店裡有沒有適合當老婆的女性….

從9月開始駐店的菲律賓移工朋友R.為了讓我們安心,常常告訴我們:
「週末附近的警察特別多,但我不害怕,因為我是合法的,隨時會帶著自己的居留證,準備好讓警察檢查,所以我不害怕,不會害怕…」

我們這間隱藏在巷弄裡書店,一方面希望透過文化行動默默耕耘,藉由四方民眾援助資源為移工提供需要的「客廳」; 另一方面,透由軟性的文化推廣和交流,努力取得在地的認同。但這裡面也有好的與不好的狀況。好的是,在地的移民工大多會開心的加入我們,在有限的資源下一起參與文化行動。

不好的事情也往往不會消失,一位住在對面臨時套房大樓的大哥在觀察書店幾個月後,今天踏進店裡,他先發表他對我們的了解及我們在做什麼,再來提出幾個對書店的疑問:
1. 你們知道這些東南亞人在影響台灣嗎?
2. 你們知道台灣是在全球發展的中心,那為什麼要特別推廣那些弱勢國家的文化?

頓時,我啞口,我不知道之後來到書店當志工的夥伴,還會不會遇到這樣的人入門詢問。相對於R.鼓勵自己不要害怕,我對現在台灣朋友還會提出這樣問題感到沮喪。

希望更多人加入,一起倡議、一起腦力激盪,實驗及實踐更多種方式,減少歧見,鬆動並透明化權力結構的界線。未來,書店期待用小小的力量持續縫補地方文化理解及對話的裂縫,引用劉可強老師的話:我們追求的是讓這些非主流力量持續發酵,在匯聚成主流的同時,做為一面鏡子,提供我們所處社會一個反省、檢討的機會。


[ SEAMi 256 ] 印尼新秩序時期的政治治術:政黨與選舉

posted Jul 15, 2015, 12:46 AM by SEA Mi   [ updated Jul 15, 2015, 12:46 AM ]


|書籍介紹|

印尼蘇哈托統治下的新秩序政府,藉由成立準政黨「戈爾卡」以操弄政治鞏固政權,以「民主之名」行30 年的威權統治之實。亮眼的總體經濟成長讓蘇哈托的威權政治取得合法性,穩控印尼政壇三十年。1997 年的亞洲經濟風暴,瞬間使得新秩序政府失去合法性,強人蘇哈托踉蹌下台,新秩序政府瞬間瓦解,政治進入百家爭鳴合縱聯盟時代。然而即便強人下台,政治展露新氣象,舊勢力依舊駕馭印尼的政黨與選舉政治。

印尼的政治變遷(尤其是民主化議題)向來是政治學或印尼研究學術社群關注的研究面向。2014年,印尼社會被譽為出現了一股由下而上尋求改革的力量。最具 體顯著的事例即是政壇新秀雅加達市長佐科威(JokoWidodo),藉著低下階層的支持力,擊敗了普遍被視為延續蘇哈托舊政權與社會權貴勢力的普拉伯沃當選了第七屆總統。佐科威的勝選被認為是印尼社會民主自覺意識的一種提升,普羅大眾開始摒棄來自傳統政經權貴、具有軍人背景的威權統治菁英集團。然而,普拉伯沃的落敗又是否同時意味著印尼現今的政治體制正式與威權統治告別或脫身?

|本書目錄|

緒論:強人下台,邁向民主之路?
第一章 去政治化的政治機制與官僚體制
第二章 「去競爭性」的政黨政治
第三章 「嘉年華化」的定期選舉:1997大選個案
第四章 政治文化的操弄與政治實踐
第五章 經濟發展、政權合法性與強人垮台
結論:在舊勢力盤桓下追求新政

|書籍資訊|

出版日期:2015/05/06
語言:繁體中文
ISBN: 9789577486059

[ SEAMi 256 ] 發現曼谷:城市的倒影 Bangkok Found: Reflections on the City

posted Jun 19, 2015, 7:33 AM by SEA Mi   [ updated Jun 19, 2015, 7:33 AM ]


發現曼谷:城市的倒影
Bangkok Found: Reflections on the City

作者: 艾力克斯‧柯爾 Alex Kerr
譯者:洪世民
出版社:木馬文化 
出版日期:2014/04/16
語言:繁體中文


推薦者:周熙

這本書由一位久居日本的西方人士A.Kerr所撰寫。可是也可以挑戰前面的說法,既然他久居且認同東方文化又怎麼能以人種來界定他是西方人士?

藉由這樣的反思,我們應重新思考移民認同的課題:我雖不出生於此,可是我的生命隨這片土地生長、凋零,我是否能被這裡的大多數人認可?

A.Kerr 參與泰國文化,深度觀察曼谷,在城市觀察中有著獨到的見解,值得一讀。

其中一段文字是這麼說的:
在古歐洲,人們說:「條條大路通羅馬。」這句話在古中國的同義語是「大道通長安(唐朝首都)」。羅馬和長安都是影響無遠弗屆的帝國中心。條條大路都通往羅馬與長安,是因為你要到那裡才能找到最好的東西。相對地,曼谷和之前的大城則是商埠,吸收其他各地的事物,對外界的影響卻有限。在曼谷,你可以體驗異地文化的瘋狂融合,但要找出混合品當中最好的,卻得離開曼谷、到遙遠的發祥地挖寶。曼谷是旅程的起點,而非終點。你或許可以說:「條條道路出曼谷。」

若說身體的移動是一種追尋,那麼眼光的移動就是一種思想的解放。

觀察並參與更多樣的文化,可以讓我們的城市吸收其他各地事物的優點,而許多異文化的加入正是我們社會能蓬勃發展的第一步。樂觀看待更多的文化自由「出、入」我們的社會,那台灣的格局將更大、更有美麗豐富的面貌。

若您讀膩了大多數旅遊書籍只粗淺地介紹曼谷與泰國文化,那這本書值得推薦給您。

藝文協展|Ratje Photography|Jasmin Ruas

posted Jun 15, 2015, 1:46 PM by SEA Mi   [ updated Jun 15, 2015, 1:46 PM ]


Jasmin Ruas, a mother of 3 from Bulacan, Philippines, came to Taiwan like many Filipinos looking for work to provide for her family. Unfortunately, she was exploited by her employers and also charged an illegal placement fee upon arriving in Taiwan by her broker. While working, Jasmin was only supposed to be taking care of an elderly woman, but the family had her doing many different kinds of work, cleaning 4 story houses, washing dishes, among other duties, which were not her responsibility. She worked like that for 6 months with no days off. Finally she decided to contact Serve The People Association and was put in a shelter for migrant workers and was able to have the illegal placement fee of $56,000NT refunded. She now has a better employer, but she only receives 2 days off per month, a number which is considered generous for in-home care takers, a job which requires them to be on call 24-7. Jasmin maintains a positive attitude and is now a strong voice in Migranteng Kababaihan Sa Taiwan, a Filipino activist group fighting for better treatment of migrant workers in Taiwan, a calling well fit for the college graduate of Manuel Luis Quezon University. She works passionately to help other migrant workers work through the broken system and get their feet on the ground so they can provide for their families. With her excellent English, she has been a big help to me in making this project and it wouldn't be possible without her. Thank you, Jasmin.

潔思敏為了撫養三名子女而來台工作,不過他做的可不是只有看護老人,清掃、家務樣樣都來,更慘的是,他還有一大筆仲介費用得償還。透過庇護中心的幫助,她的處境已稍微好轉。
她現在也挺身而出,組織MKT來發聲,為其他同胞爭取更正當、合理的工作環境。

來源:
https://www.facebook.com/116936138364433/photos/a.864389336952439.1073741836.116936138364433/879688915422481/?type=1

Paul Ratje (雷寶力)是一位生活在台灣的攝影師,透過手上的鏡頭記錄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的靈魂。

  雷寶力現在正在進行的計畫是記錄東南亞移工的影像紀錄。透過光線,呈現了移工真實又刻苦的生命痕跡。

請參訪:Paul Ratje
臉書專頁:Ratje Photography

藝文協展|Ratje Photography|Jerameel

posted Jun 15, 2015, 1:13 PM by SEA Mi   [ updated Jun 15, 2015, 1:27 PM ]


Jerameel made the decision to come to Taiwan and work where he was promised a salary higher than he could earn in the Philippines. Talking with Jerameel, it was obvious that it was not an easy decision to go to another country for work, but his mother had suffered from a stroke and he urgently needed a way to give her medical care while providing for the rest of his family. Unfortunately once working Jerameel wasn't given what he was promised. His $19,000 NT salary was much lower than he agreed on (About 8,000 per month after broker fees and room and board) and he was forced to live in unsanitary living quarters, all the while only being fed once a day. When he spoke up about it, his broker threatened him in order to keep him quiet. Now he is in a shelter run by Serve The People Association and awaiting placement for new work. He hopes it comes soon as people are depending him. His story is similar to many migrant workers who come to Taiwan, promised a salary at home, only to find out it is next to nothing after added broker fees are taken out. Workers are left with little to nothing to send to their families. Jerameel only hopes to be treated fairly in a job where he can earn money and provide for his family, the reason he came in the first place.

賈梅因母親重病而必須來台工作,每月實領所得卻無幾,沈重的家計壓力使他難以喘息。艱苦的船務與他的所得總不相稱,他要的只是合理的報酬而已。

來源:
https://www.facebook.com/116936138364433/photos/a.864389336952439.1073741836.116936138364433/877718582286181/?type=1
  Paul Ratje (雷寶力)是一位生活在台灣的攝影師,透過手上的鏡頭記錄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的靈魂。

  雷寶力現在正在進行的計畫是記錄東南亞移工的影像紀錄。透過光線,呈現了移工真實又刻苦的生命痕跡。

請參訪:Paul Ratje
臉書專頁:Ratje Photography

藝文協展|Ratje Photography|Jonald Francisco

posted Jun 15, 2015, 12:54 PM by SEA Mi   [ updated Jun 15, 2015, 1:25 PM ]


This is Jonald Francisco, a migrant worker from the Philippines. He came to Taiwan to be a fisherman and earn money for his family. Instead, he found himself in pitiful working conditions, overworked and underfed. He slept on the deck of the fishing boat, sometimes under poor weather conditions. Luckily, Jonald found a way out and with the help of 桃園縣群眾服務協會/ Serve the People Association (SPA), an aid group based in Taoyuan. He hopes to start working again under more desirable conditions.
I am currently working on a project about migrant workers in Taiwan, telling their stories and hopes for a better life in Taiwan. I hope to release a short documentary video with their stories in mid July.

約拿 方奇科為了家庭而隻身到台灣奮鬥,身為菲律賓漁工,他面臨了超時工作、營養不良、裹睡甲板等惡劣的勞動環境,面對這些殘害他身心的磨難,他的心願也僅想獲得一份「正常的」工作而已。

來源:https://www.facebook.com/116936138364433/photos/a.864389336952439.1073741836.116936138364433/877578468966859/?type=1
Paul Ratje (雷寶力)是一位生活在台灣的攝影師,透過手上的鏡頭記錄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的靈魂。

  雷寶力現在正在進行的計畫是記錄東南亞移工的影像紀錄。透過光線,呈現了移工真實又刻苦的生命痕跡。

請參訪:Paul Ratje
臉書專頁:Ratje Photography

[望見256] 越南解放40周年紀念活動

posted May 1, 2015, 3:52 AM by SEA Mi   [ updated May 1, 2015, 4:31 AM ]


越南解放40周年紀念活動


LÊ QUAN (writer 文)

@ Thành phố Hồ Chí Minh (sent from HoChiMin City 胡志明市電郵)

這一週是我們國家的重大日子,因為今年是越南解放40周年,街頭在好幾天前就開始練習遊行。

4月28日是雄王節,我們工廠開始放假,從4月28日放到5月3日,中間經過4月30日解放日、5月1日勞動節,我們城市辦了很多熱鬧的紀念活動與遊行,晚上都圍起來練習,很不方便,其實我們民眾心裡還是很興奮,我拍了一些照片跟你們分享。



(我在學中文,希望您們看得懂,謝謝。)












1-10 of 14